春光且住?随它

来源:设计院    编辑:邹葆焕     发表日期:2015-04-02 责任编辑:谭伟  点击数:923

春去春又来,楼下的腊梅悄然落尽,仿佛一夜之间,黄色的郁金香、红色的樱花开始气势夺人。

偷偷地,新年的上半年也溜走了一半多,过去的半年多,离开了校园,步入了职场,慢慢地学习,努力地适应,默默地坚持。略快的生活节奏,很少的心思能够得闲。

离开了一座城市也离开了许多朋友,来不及融入一个新的城市却也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。有的一见如故,你想要告诉她你经历的所有,有的慢慢熟络日子积累了很多了解,在秋凉的午后或是微寒的冬夜,一起消化难解的情绪。

时间在前行,大家在前行,偶然回首,生活并不华美,而生命兀自华美。

也曾在睡不着的寂静里一次次询问自己:这样的生活状态,可否满足?

没有光鲜的外表,没有华服豪宅,没有纵横驰骋,也没有轰轰烈烈。只是一个简单的上班族,在忙碌与闲暇中守护自己微弱的梦想,朝九晚五的步调,三两个一起闹腾的伙伴,时常搁置的书和偶尔的出游,如此平凡。

春雨霏霏,无事发呆,想着自己还能冒出几句感春的句子: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“等闲识得春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”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,想必对于春天大家是共爱的吧。可是春光虽美,终有一去,任谁也挡不住,必将落花流水春去也

遥望草色青青,突然想起许多年前,也是早春,我走在放学的路上。道路两边是望不到尽头的白杨。它们刚刚返青的嫩芽是那么充满生命力,我仿佛看到了一切,却仿佛什么也没看见。十二三岁的年纪,小小的心里,突然满怀淡淡的忧伤,又有淡淡的喜悦。

我曾经许多次见到那时候的自己,也一直想知道那个梳着小辫子的女孩当时在望着什么,喜从何来忧从何生。如今,我突然明白,或许,她看到的是未知和希翼。如同此刻我凝视的又一个春天,时空相隔、一切都已不同,而不变的,是未知和希翼。

人生,是漫长的旅程。我想,我需要做的,只是安静的愉悦的,揣着梦想,走向不变的未知和希翼。

Copyright 2016 亚洲城ca88会员登陆 亚洲成ca88网页版

地址: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:430040 邮箱:hypec-hb@powerchina.cn

电话:027-61169968(市场开发部) 027-61169642(办公室) 传真:027-61169066

鄂ICP备15005118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