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见长江非故乡

来源:建设企业    编辑:朱昊     发表日期:2019-02-11 责任编辑:陈红  点击数:855

我曾去过塞外的草原,那里风轻草绿,天蓝地广;我也曾去过江南小镇,那里小桥流水,炊烟袅袅;如今我在这异国他乡,不见旧时好友,唯有皎洁的月光。

生活在那里时没有发现它的好,只身在外时才发觉月是故乡明。

我向来自称是属于家乡观念淡薄的一族,也曾特别欣赏“四海为家”的豪言壮语。孩提时跟随父母搬过多次家,从乡镇到城市,从老房子到新房子,几番变化。大学时住校读书已算一半离家,但还是恨不得能立马全部脱离父母的羽翼出去闯荡,见识世界。毕业后果然如愿以偿,背起行囊告别父母出外工作。从省内到省外,从国内到国外。

一步一步,越走越远;一日一日,家乡意识更为淡薄。小时候问过父母,家乡是什么?故乡又是什么?他们告诉我说:父母在哪里家乡就在哪里,父母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。那时年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,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重复这句话。如今我明白了,第一句话他们是对我说的,第二句话他们是对自己说的。我的父母在哪,我的家乡就在哪,他们父母在哪,他们的故乡就在哪。

前年在内蒙项目,一次和朋友外出游玩,看见一片湖,当地人称它为鸿雁湖,每逢春季鸿雁将会迁徙至此,与美丽的草原构成一幅秀美的画卷。“鸟倦飞而知还”,这里对于这群鸿雁来说就是它们的故乡,不论飞的多高多远,每年春季它们就会回到这片土地。突然想起我的故乡,我的故乡是有着千湖之省的湖北,长江汉水在那里交汇。小时候每逢夏季,一家人就去江边乘凉,有一次江水漫过平台,光着脚在平台上走,时不时有调皮的小鱼泥鳅从脚背游过,年少的我也调皮的想去抓住它们,奈何功力不够只能无数次看着它们从我指间游走。“无端更渡桑乾水,却望并州是故乡”,我没有像唐代诗人刘皂那样客舍他乡十余年,但正因为如此,那些去过的地方都只是在脑海里,而故乡却是在我心里。到底是鸿雁湖,到底是这群鸿雁的家,就看了这么一眼,就想起长江,就想起了日思夜想的故乡。

如今身处异国,下班走在路上,习惯性的抬头看下今晚的月亮圆不圆,朦胧中看见父母期盼的眼神。掏出手机打个电话,还未开口母亲的问候就以先至。

“今年过年真不回来了啊。”

“嗯,回不来。”

“家里今年的肉糕蛮好。”

“给我留一块回去吃。”

“现在都过年了你们那怎么还这么忙。”

“不忙,就是需要人值班。”

“外婆今年来大家这过年。”

“哦,那蛮好啊,就是我今年回不去”……简单的一问一答却饱含家乡的气息。我仿佛看到父亲此刻搭着梯子在门口贴春联,看到母亲在年末最后一次采购,看到自己和奶奶闲聊。电话一头是我对故乡的眺望,电话另一头是故乡的亲人的问候。出门在外,最怕的来自故乡的电话,最想的也是给故乡打个电话。思乡、望乡,是游子的专利,从不离家的人怎么能体会?

天空中皎洁的明月倒映着故乡的温暖,滔滔的江水承载着我对家的思念。月是故乡明,水是家乡暖。不见长江,不是故乡。

Copyright 2016 亚洲城ca88会员登陆 亚洲成ca88网页版

地址: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:430040 邮箱:hypec-hb@powerchina.cn

电话:027-61169968(市场开发部) 027-61169642(办公室) 传真:027-61169066

鄂ICP备15005118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